第二个本命年指南者留学学员读完了港英双硕

再度经历完集中隔离、走出酒店呼吸自由的空气时,我意识到,这两年分别在香港和英国读书的日子,它偶有煎熬、偶有惊喜、偶有安稳、偶有满足。我曾经觉得它看不到尽头,想象中回到家里和父母重聚的场景似乎很遥远,但它终于还是结束了。

2019年8月末,我带着香港城市大学的offer,满心期待又紧张地坐上飞往香港的航班。记忆中的那天闷热而潮湿,是寻常不过的香港天气,我却感觉到如此不寻常。这是我第一次独居、第一次自己安排一日三餐、第一次独自平衡学习和生活,也是我第一次以留学生的身份重新认识香港。

这第一次读研缘起于我在中学时期来香港旅游后对这里留下的印象,这里融合了中西方文化,国语、粤语、英语等多语种筑起沟通的桥梁;这里联系起历史和现代,高楼大厦伫立在维港两岸,唐楼老屋形成了独树一帜的“港风味道”。这些香港元素都吸引着我来亲身体验一番,从走近它变成走进它。于是,我的香港求学之旅就这么启程了。

租房独居,我见到了“久仰大名”的香港蟑螂,体验了挤在几平米的小房间内生活,这些都与我认知中的现代都市有着巨大差别;学期伊始,我艰难地找到学校大门(毕竟城大的校门建在了隔壁“小卖部”又一城里),花了一个星期才熟悉教学楼构造和每节课的上课地点,这些也与我曾在他人vlog中看到的那副轻车熟路又生活丰富的模样完全不同。

虽然香港的土地资源少,但正因如此,条条大路通城大,从我的出租屋到学校的车程最多也就十分钟,即使晚上十点下课也不会太晚到家。晚上十点的香港地铁站依然忙碌,“加班人”的脚步匆匆,“夜宵人”在餐厅外排着长队,似乎宣布着:“今天仍未到该结束的时刻”。

上学路上我喜欢步行,途中经过九龙塘的居民区,每天都可以看到整洁安静的小区、悠闲散步的老人和小学生、满眼的绿植和鲜花,这段二十来分钟的脚程是治愈我的一个绝佳方法,每每走过,总令我短暂忘却都市的匆忙,获得内心片刻的平和。

城大的面积不大,习惯图书馆或自习区和教室两点一线后,我终于可以安排好时间,每天不慌不忙地穿过来自世界各地的同学和人群,听着耳边由多种语言组成的背景音,找到自己最喜欢的座位开始新一天的学习。

由于学生构成多样,城大的食堂囊括世界各地的菜系,是香港高额物价中的性价比之王。每周我会特意安排几天到食堂吃饭,节省一半的钱来品味同等的美味。

在香港的一年,虽然也遇到过学习和生活上的问题,比如有时课后阅读任务过重,既要平衡生活又要完成课业有点吃力;一个人远在他乡,到了佳节时刻总是难免加倍想家;也会深深感受到南北差异,无论是气候、饮食还是生活方式,旧习惯和新事物中间的距离都是成长必经的路程。

但与此同时,在这样一座兼具自身特色和国际化的城市,这些问题最终都迎刃而解,从而成为波折却难忘的回忆。比如,城大除了必修课,还有类似粤语课这样“五花八门”的选修课和求职工坊,帮助我多学技能、为未来做准备;合租的经历让我认识了来自国内各个城市的室友,大家周末一起去旺角探索美食;从北到南的路程虽长,但饮茶文化、使用烘干机对抗潮湿的天气等体验都令人感到新鲜,这是读研给我的另一份礼物。

时隔将近两年再次回想在香港读书的经历,我不仅见识到学术界和一些行业中的佼佼者,还锻炼了自己这个“妈宝”,实现了到香港生活一段时间的小理想。这其中的一部分可以写进简历,成为有形的经验之谈。更多的,还是对于在学习、交际、生活能力方面无形的提高。来日方长,我期待它们在我接下来的人生中悄悄发光。

到了2020年的春天,由于疫情的影响,我一边在线上继续着香港的学业,一边惊喜地收到了谢菲尔德大学数字媒体与社会学的offer,开始憧憬着下半年去英国留学。周围很多朋友对于我的这个决定充满疑问,其实它是我早有的想法。

中学时代偷偷在被窝里读完《哈利·波特》,打开了我心中魔法世界的大门,也让我在世界地图上,将英国这块土地悄悄标识。本科和硕士读完英语翻译专业后,我发现新媒体成为了这个时代快速发展的行业,而我也一直对于以图文在平台上表达自己很感兴趣。它似乎和翻译有着共同的沟通作用,只不过载体由语言变成了媒体平台,但仍旧是联络当今人们的方式。再者,受历史因素影响,无论是学术环境还是生活方式,香港和英国都有些共通之处,我更加觉得去英国读媒体专业就像是过往为我自然而然铺成的道路。

2020年10月底,虽然线下授课基本无望,但我还是决定抓住这一年的时间,最大化地体验英国留学。和几个同学结伴搭乘学校和海航合作的包机落地曼城机场时,紧戴着口罩,怀揣着复杂的心情,在谢大的生活正式开启。

走在谢菲四面八方的坡路上,从初到英国超市购买日用品填满我的小公寓、跟着导航找到教学楼的地点,到小心翼翼地和公寓的同学从网友变成线下好友,再到解锁坐电车才能到达的商场、定期带好电脑去学校图书馆自习、和几个朋友聚在一起度过圣诞节和春节。秋冬过去,春季来临,不到下午四点就黑透的天空已经成为过去,不断提醒着我已经在英国度过两个季节了。

对谢菲的印象在这几个月中渐渐改变,让我体会到这里令很多学长、学姐难以忘记的理由所在。如果说我眼中的香港是忙碌的都市、复古的唐楼,代表着现代化的生活,那么谢菲呈现在我眼前的则是一座“佛系”的慢节奏小城。

谢菲没有林立的办公楼和商场,而是遍布了谢大的教学楼,其余便都是矮矮的居住区和超市,一栋栋红砖房并列在小路两旁,像极了模拟人生游戏中的小城市。要说最为显眼的标志性建筑,反倒是最早建成的教堂。

这里的绿化面积在英国名列前茅,平均每4棵树才有1个人,路旁的公园一个接着一个,阳光好的时候,草地上总能“长出”英国人。这里没有集中的中国城区域,但几乎每条街都有中国人开的餐馆和超市,有时我会恍惚自己怎么突然能无障碍读懂店门口的所有文字。

这里的交通工具没有地铁,却有印着粉色独角兽图案的有轨电车,即使是高峰时段也只有少量乘客,就像这里大街上最响亮的不是人声鼎沸,而是路旁表演的“路人音乐家”们。这里几乎找不到精致的高档西餐厅,反而在室外的伞下悠闲吃顿早午餐是人们的钟爱。

没事时,同学们总是一起调侃谢菲适合养老,确实,课余时间由遛弯儿和逛超市填满的生活,可不就是慢慢悠悠的退休生活吗?

英国的纬度很高,冬季的白天很短,到了夏天又长得出奇。进入四五月份后,留学生活过去一大半,白昼时长也占满了一天的大半。每天五点太阳就升到头上,晚上十点半仍能见到落日的余晖。伴着季节的变化,我也习惯了谢菲的生活。

由于疫情影响,线下课统一改为线上,学校额外开了线下session给学生参与,见到老师和同学的机会变得如此珍贵;公寓群和专业群通常非常活跃,总有“千里马”同学在群里讨论每周新课的内容。

当时的情况不允许出国,于是在掌握学习节奏后,我和朋友一有空就去英格兰和苏格兰的各个城市游玩,爱丁堡的城堡、纽卡斯尔的海鲜、伦敦的商业区、曼城的古着、约克的对角巷……在做好防护的情况下,我好好来了一回英国深度火车游。虽然新冠导致许多线下课无法实现,但“边游边学边体验”的英国留学实感还是尽可能保留了许多。

英国的夏天很短,但回国前还是被我赶上了最热的几天,一向怕冷的我终于穿得如当地人一般清凉,常常和同学到街角吃各种奇妙口味的冰激凌;大部分英国人的性格就像盛夏一般热情,我仿佛习惯了和路人对视就微笑着打个招呼;谢菲高低起伏的地势是天然的看落日专座,三两好友坐在山头等着夜晚来临(没错,夏天的英国不是傍晚落日),看夕阳渲染成粉色的天空。

这一年虽有疫情阻挠,也有春节时格外想家的苦涩,但却是近年来我最为无忧无虑的时光。满眼的绿植把谢菲这座城市装点得就像世外桃源,大街上的人们总是不紧不慢地漫步聊天,天南海北的同学们总有约不完的活动局,成长仿佛就悄然发生在独自经营安排好生活的每时每刻。

写到这里的今天,已经是牛年的中秋了,我平安回到家里,因为有城大的毕业证,我赶上了2021年的校招,按内心所想找到了一份需要用到英语,又主要负责运营的工作,生活的步调在落地后的半个月再次踏上正轨。

也许双硕的经历并不会让HR一看到就向我点头,但这两年我所看到的事、我所经过的地方、我所感知到的一切,都积累成了一页简历写不下的经历,让我从容面对眼前所有考验和挑战。

比起过往,将来更长,研究生期间我学到的知识终会随时间淡忘。但这两年的记忆却反而会更加深刻,变成我心里的光芒,伴随我走向生命前方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